首页  新闻  财经  体育  娱乐  科教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健康生活  English  南方社区
南方网首页 > 体育 > 体育篮球 > 篮球推荐
一个温布尔登铁杆球迷里查的自述
http://www.southcn.com/sports   2002-01-21 14:01:18   体育沙龙
 

    这是一个温布尔登铁杆球迷里查的自述,他从丁级联赛一直跟到了2002。”我记得利物浦那帮人比赛后,几乎是哭着冲进了休息室,他们说温布尔登的球迷太可怕了,这个球场简直就是地狱。“地狱,这就是其他球会对温布尔登球场和球迷的印象。

    70年代初期,我开始渐渐意识到了我的家乡还有一支叫温布尔登的足球队。少年时,我对体育其实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有一天晚上,在晚间新闻里,我突然看到苏·劳蕾在采访一个刚刚在足总杯对伯恩利的比赛上攻入致胜一球的家伙,老实说,当时我极其仰慕劳蕾小姐,她说的每一个字对我来说都无异是天籁之声,所以当她说,那个踢进致胜一球的队名叫温布尔登时,我知道我的未来已经决定了。我对劳蕾的迷恋很快就褪色了,可对温布尔登的热爱却与日俱增。
    动机
    之所以劳蕾会在电视上提到那粒球,是因为当时温布尔登还是一支非常弱小的业余队,而伯恩利则不然,当时他们已经差不多是甲级联赛的冠军。
    几年后,温布尔登终于加入了丁级联赛,而我也开始尽我所能地疯狂看球。温布尔登的主场是普劳径球场,那是我印象中最可怕也最可爱的球场,在草地旁边围着足有4英尺高的铁丝网,两边两个小小的看台,一共只能挤进500个人,而且在比赛时,你可以围着铁丝网走来走去。我当时总是站在球门背后,球迷并不是很多,但都和我一样疯狂。球队其实也并不好,只有一两名球员可以说是不错,所有人都很年轻,可说到技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幸运的是,在丁级联赛中,别的球队也都不咋样,在过了两个赛季后,我们就升到了丙级联赛,我简直进了天堂。那一年我看了无数场比赛,因为我相信这肯定是我们在丙级联赛的唯一机会。果不其然,我们随后又回到了丁级。
    在那个时候,一个叫塞姆·哈马姆的黎巴嫩商人接手了俱乐部,现在对于塞姆这个人褒贬不一,不幸的是,大多数评论都是否定的。可我支持这个人,我知道如果没有这个人,温布尔登就到不了现在的地步。
    而那时,助理教练戴夫·巴塞特成为了球队的主帅。在经过了一个成功的赛季,一个不那么成功的赛季后,巴塞特决定在温布尔登树立一种独特的风格,我可以这样归纳它。第一步,当你拿到球时,不要试着去控球,赶快把它往球场角旗区踢;如果你没拿到球,赶快往球场角旗区跑,因为那肯定是球要去的地方。第二步,跑到球场角旗区,把它踢到正在向前冲的前锋和门将之间。第三步,前锋会完成得分的任务。听起来很简单,事实上差不多也正是如此,可这需要一支体力异常好的球队,因为你需要不停地跑。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因为它速度很快,进攻性很强,而且每场比赛下来都会有很多进球(对于比赛双方都是如此),可很多人却批评它是垃圾,因为很少会有球员之间的传切配合,可我觉得他们只不过是妒忌。
    而这给温布尔登带来了实际的好处。第一年在丁级,然后是丙级,两年后,我们升到了甲级。温布尔登升到甲级的那一天,就是我梦想成真的日子,当我亲眼看见桑切斯踢进了保证我们升级的那一粒球,我忘乎所以地拥抱了所有能遇见的人。
    神话
    温布尔登仍然是个小球会,球迷很少,赛场也还是在丁级联赛时使用的那个,那个赛季,我看到利物浦、阿森纳和曼联这些球队来到了普劳径球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我记得利物浦那帮人比赛后,几乎是哭着冲进了休息室,他们说温布尔登的球迷太可怕了,这个球场简直就是地狱。而文尼·琼斯开始成为一些人的偶像,在他第一次的主场比赛中,他就踢进了对曼联的致胜一球,进球后,他疯狂地爬上了铁丝网。那一年我也去客场看了不少比赛,记得那场利物浦对温布尔登的比赛,当看到阿兰·科克在这群利物浦人面前踢进了致胜一球时,我真的哭了。
    在那个赛季结束后,我们骄傲地站在了积分榜的第6名,进入了足总杯的第6轮,可是现在这个童话听起来却并不是那么浪漫,我们根本没有别的队那么财大气粗,一些球员不得不被卖掉。可这反而给温布尔登带来了新的力量,我们可以在低级联赛里找到一些好的苗子,把他们稍加培养后就卖走,赚取更大的利润。在那时,主帅巴塞特却觉得他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不可能再有更大的进步。接下来的那个赛季,有批评说我们根本不可能继续生存,五六个新球员,一个新主帅,同样缺乏支持。可到了赛季中期,我们已经确保了中流的位置,而且在足总杯上走得异常顺利,可人们记住的也许不是我们的表现,而是对纽卡斯尔那场比赛上文尼·琼斯的所作所为,他那些不职业的举动简直是想让加斯科因绝子绝孙,对那场比赛,我的感情很复杂,我当然希望温布尔登赢,可我也不喜欢琼斯的那些举动。
    就这样,我们像是做梦一样进入了足总杯决赛,我到现在仍然保存着温布利球场的门票,可是去温布利,去面对那些媒体口中的永远不会失败的利物浦,我仍然觉得很害怕,我不想在全世界的电视观众面前被他们羞辱。我是坐着俱乐部安排的队车去温布利的,在我们的那辆车上有一个家伙特别活跃,他一直带着我们唱歌,他真是棒极了。我猜他带着的那个小男孩(应该是他儿子)肯定觉得当时很窘,可我们一点都不在乎,一起唱着歌,一起喝啤酒,这也构成了我足总杯决赛的一部分。
    起伏
    在温布利,我们几乎淹没在红色的海洋中,即使是在温布尔登这边的看台,至少一半的人其实也是利物浦的球迷,可我们依然没有停止歌唱。比赛进行得很顺利,可我渐渐发现裁判偏向了利物浦那一边。当桑切斯顶进了那粒球后,一开始我并没有庆祝,我甚至觉得裁判会改变主意,1比0了,可比赛还有1个小时才能结束,我简直想用我的灵魂去交换终场哨声。下半场,利物浦得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罚球,可胜利仍然属于温布尔登。当比赛结束时,我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看着门将戴夫从迪公主手中接过垂着黄色和蓝色飘带的足总杯,把它传给我们这班球迷时,我已经兴奋不起来了。
    当我们回到车上时,那个一路唱过来的哥们已经没有声音了,他一直把头深埋在手中,别人说,在赛后他哭得太伤心了,他现在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眼睛,我们都理解他。
    当我们回到温布尔登时,我们听见这里汽车喇叭声响成一片,到处是黄气球和蓝气球。所有的一切仿佛是昨天发生的,可这确实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到了1999-2000赛季末,温布尔登遭到了降级的噩运。可我知道,既然你支持像温布尔登这样的球队,你的路上注定会有无数个起伏。

编辑:黄治军

 
作者:詹涓    来源:南方体育    【我要发言】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编辑信箱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