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体育  娱乐  科教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健康生活  English  南方社区
南方网首页 > 体育 > 体育篮球 > 篮球推荐
文尼·琼斯: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
http://www.southcn.com/sports   2002-01-21 13:52:58   体育沙龙
 

    恺撒以征服者姿态向罗马传递了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VENI,VEDI,VINCI)的信息。不久,恺撒就成为罗马的执政官。当文尼·琼斯(Vinnie·Jones)将手伸向加扎的私处时,当他们在足总杯决赛前把裤子脱下来时,向世界挑战的含义是一样的。可能你也许不喜欢他的所作所为,但你必须承认他是一个有性格的人。

    文尼·琼斯陷入了一场战斗,这并不是因为他臭名昭著地捏向加斯科因的私处,也不是因为他作为《世界新闻报》的专栏作家,用牙咬一位记者同行的鼻子。都不是,他与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想配套这篇专访刊登一幅看起来酷酷的主图,那上面的琼斯像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徒,那种你最怕在深夜空无一人的小巷中遇见的人,可是琼斯却找到了一张他在阳光下微笑的照片,他对我说,“我觉得这张照片上的我很像是保罗·纽曼,每个人都说我看起来靓仔极了。”
    足球
    我失言了。是的,这张照片看起来确实很像纽曼,可从心底里,我仍然相信琼斯是个不会微笑的人,他的真实形象是什么样子的?也许介乎这两张照片之间。琼斯带我们走进了他的家中,他的助手内尔给我们一一送上了咖啡,这是个看上去很清爽的男人。琼斯显然仍想与我们保持距离,他走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角,藏在阴影中,和我坐成了一个对角线。我注意到,他的身后就是他捏加斯科因的那张放大的图片,琼斯的嘴角牵动了一下,“这张照片赢得了当年的最佳体育照片奖,无数人花钱买它,我已经懒得去解释这一切了。”我们随行的摄像师开始动手给他拍照,年轻的女孩想跟他聊几句,琼斯不客气地打断了女孩,“你的工作不是跟我谈话,只是拍照。”
    但事实上,琼斯是个很健谈的人,和他在一起时,我觉得我不是个采访者,而更像是个听众,他是个喜欢自说自话的人,话题一下子就从我的问题中游离出来了。我问他,他如何形容自己的足球生涯———在此之前我看过一个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琼斯的球技也许比我们想象得好,但他永远只是个二流球员,他不假思索地说,他是个“顶级运动员,15年职业生涯,他一直是最好的球员”。紧接着他又说到了他的五部电影,他说他希望拍一部类似《勇敢的心》的电影,他希望自己能出演007,他说,他的演技好比是球场上的贝克汉姆(我在心中大笑,以至担心他是不是已经听到了笑声)。
    面具
    琼斯说这话时,他的腿已经很自在地盘到了沙发上,他黑色的运动短裤卷到了膝盖上(作为一个女性,我认为琼斯这样做非常不合适),我看到了他右腿上的文身,1988年他在温布尔登夺得了足总杯时,就文下了这个奖杯的形象。我突然相信琼斯会成为一个出色的演员,经过这么多年的球员生涯,琼斯肯定会在假摔后装作无辜,在胜利或失败后竭力掩饰自己,他应该已经习惯了给自己戴上一个面具。现在他则在扮演一个演员的形象,他希望别人认同他的新身份,于是他总是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香槟不离手,穿着燕尾服,与漂亮的女影星同行,可他显然对这种生活非常厌倦,一边下意识地拉扯着腿毛,他一边说,“其实我最讨厌喝的酒就是香槟。”
    然而琼斯仍然继续扮演着演员的形象,他告诉我,他有40多套西服,150件衬衫,还有200多条领带,“当然我没有必要任何时候都一副西装笔挺的模样,可我希望看起来很酷,很整齐。”我对他说,他当然看起来很整齐,这并不完全是恭维,他晒成深棕色的皮肤使他褐绿色的眼睛显得异常深邃,还有他的眉毛,这是我生平所见最浓的眉毛,他一律向后梳的头发,应该都是讨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家庭
    琼斯走到了我的身旁,他告诉我,小时候,他最喜欢跟他父亲去打猎,“瞄准猎物时,那才是真正的我。”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真诚。琼斯说,他打小最想做的职业其实不是球员,而是猎场看守人,如果他当不成这个,他宁愿去当兵,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钓鱼跟打猎,在爱尔兰时,他与妻子坦妮娅盖了一个大屋子,他们还拥有30亩林场。说起他的家庭和爱好,琼斯的眼睛开始发亮,尽管他仍然不愿意微笑,可我相信,如他自己所说,他一生最爱的便是他的家人和朋友,他到现在还与少年时的朋友保持着密切往来。
    琼斯和两个孩子的关系都很好,14岁的女儿凯蕾是坦妮娅第一次婚姻的纪念品,坦妮娅在生她时犯了心脏病,所以她与琼斯不可能再生孩子了,而9岁的阿伦则是琼斯与他的一位前女友生的。他希望给孩子们他小时候不曾拥有的安全感。他的父母在他14岁时就离婚了,琼斯经历了好些年游荡的生活,或者在父亲和母亲家之间来来往往,或者在朋友家度过,他自己打散工养活自己,为了参加工作面试,他不得不去借衣服。在这段不安定的生活中,琼斯一度出现了自残的倾向,他刺穿了自己的耳朵,由于感染,耳朵变成了绿色,现在琼斯通常是用一粒1000美金的钻石遮住伤口和这段回忆。
    我问琼斯,他如何避免娇纵孩子,他给出了一个奇怪的理论:孩子们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就这么简单。“每个小孩子都梦想在自家后花园里能有个游泳池,他们都希望有一辆漂亮的自行车,一辆摩托车,一个糖果盒,我跟坦妮娅把这一切都给了他们,所以他们反而不可能老是对我们要这个要那个。很多年我们家的糖果盒里都满是最高级的糖果,所以现在他们不要吃糖了,一提到糖,他们的表情可怪了,你真应该去看看,哈哈,他们希望我们像对待成年人那样去对待他们。”
    他与继女凯蕾的关系如何?琼斯像任何一个骄傲的父亲一样宣称,凯蕾与他亲密无比,他相信无论凯蕾是碰到男孩子或是毒品这样的麻烦,都能最先让他知道。我对他说,从我个人成长的经历来说,我认为这只是任何父母可爱的幻想。琼斯想了想,告诉我说,“跟你说这样一件事吧,在凯蕾开始碰到‘女人的问题’时,她是先跟我说的,然后我才去告诉她妈妈。”我开始以为他所说的“女人的问题”也许指的是小女孩暗恋上某个男生,可琼斯告诉我:他指的是他女儿的月事。我不得不用指甲使劲掐大腿,这样才不至于大叫起来。
    死亡
    琼斯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强硬,在发生了咬记者事件后,他面临着牢狱之灾,回到家后,他发现坦妮娅泪流满面,对他理都不理,琼斯突然崩溃了。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几个小时后,他背着心爱的猎枪走到了屋后的林子里。可这时跟随了他很多年的狗泰西突然大叫了起来,琼斯说,“泰西的叫声让我想到了生命的宝贵。”琼斯说,经历了这件事后,他认为自己更加坚强和勇敢,更加敢于面对人生和种种困难。
    琼斯说,在他的心中,他常与自己作战,我问他为什么他会拥有这样的双重人格,他反问我,“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一面是天使,另一面是魔鬼。你现在走到外面,发现一个装着巨款的钱包,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留下来?交出去?现在我可以跟你说,我心中的天使已经足够强大,我根本都不会想到留下钱包。”当然,现在琼斯的钱包里钱也够多了,他也许连弯腰看看钱包的兴趣都没有。
    琼斯希望过平常人的生活,可他显然没有这个机会。他告诉我最近发生在机场的一件事,一位球迷希望与他跟坦妮娅合影,琼斯拒绝了。这个人解释说,最近他才结婚,这张照片会令他的爱妻很开心。可琼斯仍然说不,“旁边全是人,这会让我和坦妮娅很不自在。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我仍然希望坚持自己的个性。”
    麦当娜
    我知道琼斯与麦当娜夫妇都是很好的朋友,我问他,他觉得麦当娜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皱着眉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这就跟我问你,你觉得你的哥哥怎么样一样愚蠢。”不,当然不一样,如果我的哥哥轻撩纱裙唱起《宛若处女》,我会怀疑这个世界都发疯了。琼斯在我的坚持下无可奈何地说,他觉得麦当娜是位可爱的女士,他所认识的工作最拼命的人,他说,麦当娜将成为一位传奇人物。
    “你也将成为一个传奇,不是吗?”我对琼斯说,这一半是开玩笑,一半也是想试探琼斯,看他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琼斯说,“是的,我希望如此。”可他脸上突然现出了微笑,我一直没有想通,他的微笑究竟是肯定,还是嘲讽。

坏孩子编年史
    1986年,文尼·琼斯从业余队温尔德斯顿加盟温布尔登,1988年,他帮助温布尔登在温布利球场战胜了利物浦,赢得了足总杯。第二年,他就以65万英镑的转会费来到了利兹,帮助利兹由当时的英乙升入英甲。1990年,他又以7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谢菲尔德联,在这里,他同样只度过了一个赛季。1991年,琼斯与切尔西签约,次年,琼斯回到了温布尔登。1998年3月,琼斯与女王公园游骑兵签约,在这里他一身兼两任,担任这里的球员兼教练,也是在这里,琼斯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而在国家队方面,琼斯从来没入选过英格兰队,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琼斯声称他的曾祖父是威尔士人,尽管他声称一场1914年的大火焚毁了老人家的出生证明,他仍然得以入选威尔士国家队,并且担任了队长。在他担任队长后的唯一一场国际比赛中,威尔士被荷兰以7比0痛扁,古力特参加了这场比赛。
    无论场上场下,琼斯可以说都是劣迹斑斑。
    1988年,在足总杯决赛前,他与队友们集体脱裤。琼斯说,其实他并不坏,可是温布尔登的球迷们希望他们扮演粗鲁无礼的角色。
    1988年,在与纽卡斯尔的比赛中,他掐住了对方中场加斯科因的下体。事后,琼斯说这一招是他的一位教练教给他的。不知何故,在接下来两队的一场比赛中,加斯科因给温布尔登的更衣室送去了一朵玫瑰花,琼斯回赠了一把马桶刷。1996年2月,琼斯作为《每日新闻报》的兼职专栏作家,前往都柏林报道英格兰对爱尔兰的友谊赛,由于英格兰足球流氓闹事,比赛被取消。在都柏林的一家旅馆里,琼斯与当时《镜报》的一位记者发生冲突,琼斯咬了这位叫奥利弗的记者的鼻子。
    1997年11月,琼斯在深夜对他的一位邻居蒂默西·吉尔拳打脚踢。但琼斯的另一位女邻居说,她始终认为琼斯是一个绅士。琼斯被判做100小时义工。□詹涓
 

婚姻就像一场戏
    12岁邂逅初恋情人,21岁时重
    逢,可她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
    文/詹涓
    文尼·琼斯与坦妮娅的婚姻已经走向了第八个年头,可他们仍然那么相爱,每一天,他们都经历着24年前初次相遇时的激情。
    坦妮娅是琼斯的初恋情人,12岁时,琼斯在一次板球比赛上邂逅了坦妮娅。可他们毕竟只是孩子,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几个月后,两人便分开了。
    21岁时,琼斯买了幢新房子,这才发现,原来坦妮娅就住在他的隔壁,可是当时坦妮娅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她的丈夫也是个中场球员,叫史蒂夫·特里,当时效力于沃特福德。坦妮娅的婚姻当时已经走向了破裂,他们又开始约会,两人发现,当初存在的魔力现在仍然没有消失。可是,坦妮娅此时却怀上了特里的孩子,在生下了这个叫凯蕾的女孩的第二天,她心脏病爆发,送往伦敦的赫尔菲尔德医院急救,两人眼看就要经历生离死别。
    坦妮娅是幸运的,刚好一位在车祸中遇难的人立下过捐赠心脏的遗嘱,其家人同意把心脏捐赠给坦妮娅。移植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坦妮娅得救了,不过她从此不能再生育,但琼斯仍然和她结了婚。这个新的家庭中有两个孩子,女孩是坦妮娅的,男孩是琼斯的,琼斯把这三个亲人的名字都文在他的肩膀上。
    这件事还有个非常完美的结局,在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电影《两杆大烟枪》后,琼斯把他的全部片酬3万英镑捐赠给了挽救坦妮娅生命的赫尔菲尔德医院,他说,希望这笔钱能给其他患者带来幸运。

火力十足的两杆大烟枪

    “我觉得琼斯身上兼有两种个性,滑稽和危险在他身上结合得那么完美。”麦当娜的导演丈夫盖伊·里奇这样评价文尼·琼斯。1998年,里奇无意中发现了琼斯参与拍摄的一部讴歌球场暴力的影片,正好这位作家正准备向导演转型,他邀请当时仍在踢足球的琼斯,在他的小成本电影《两杆大烟枪》中担任一个配角,没想到,琼斯因此对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拍摄《两杆大烟枪》之前,里奇对琼斯几乎一无所知,而且就在拍片期间,琼斯因为袭击邻居而被警方拘捕,琼斯说,“当时我的赞助商离我而去,我损失了很多钱,可盖伊和马修(影片的制作人)却说,我们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两杆大烟枪》为琼斯赢得了很多荣誉,其中包括几家杂志颁发的最佳新人奖和最佳男演员奖,也使琼斯多了两位朋友,里奇和麦当娜,有空时,里奇夫妇和琼斯夫妇会相约出去度假,这事实上也为琼斯迅速被好莱坞接受奠定了条件。1999年,琼斯正式宣布从绿茵场上隐退。《两杆大烟枪》的巨大成功使得好莱坞导演布拉克梅尔注意到了琼斯,他邀请琼斯来洛杉矶讨论他在《极速60秒》中的角色,这是琼斯第一次与好莱坞发生亲密接触,可琼斯却觉得这段经历极其古怪,他回忆道:“我在洛杉矶下飞机后,立刻去了布拉克梅尔的办公室,跟他谈了20分钟就敲定了一切,然后我马上又登上了回家的飞机。我在洛杉矶一共只呆了2小时。”而琼斯在《极速60秒》中的角色也非常有趣,琼斯只知道他要扮演的是一个外号“斯芬克斯”的人,他开始翻剧本,剧本很不错,“我很少能一下子读懂剧本,《极速60秒》就是这其中的一个特别容易懂的本子。”可是一直翻到最后,他都没有发现“斯芬克斯”的台词,“难道剧本漏写了‘斯芬克斯’这个角色?”琼斯困惑极了,最后导演同意,在影片最后给“斯芬克斯”加上一句台词。琼斯谈起他拍这段戏的伟大历史时刻,“影片中,我们大家一起围在烧烤炉边上,看起来很好玩,可我心里害怕极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在好莱坞的电影上说话,而且在我快开口时,我发现所有的女孩子,化妆师、服装师、茶水员,全跑过来了,她们都想看‘斯芬克斯’说话。我终于说完了台词,旁边安静极了,我在心里大叫,‘上帝啊,我肯定是烂透了。’可她们突然对我欢呼鼓掌。”在演技上,琼斯走上了一个新台阶,影片本身在好莱坞毁誉参半,可琼斯个人在其中的表演却几乎获得了挑剔的影评家的一致夸奖。在票房上,《极速60秒》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公映仅3天,该片就取得了2550万美金的票房收入。
    2000年,琼斯举家搬迁到了贝弗利山,他认为这里离制片人、导演和演员们近一些,对他在好莱坞的发展也更加有利。可琼斯仍然只能获得配角,这便是《坑蒙拐骗》和随后的《旗鱼行动》。但没有人能否认,琼斯仍然在一步步受到好莱坞的认可,能够被《旗鱼行动》的导演特拉沃尔塔选中,从两年前周薪才60英镑的跑龙套的小角色,到现在他的片酬增加到了320万美金,琼斯在好莱坞开始如鱼得水,琼斯说,“洛杉矶的人很亲切,他们会跑过来跟我说,‘我很喜欢你在那部电影里的形象。’我也喜欢跟一帮人一起去这里的酒吧看球赛,你知道,我是男人中的男人,尽管现在我已经不能再上场了,可我仍然喜欢比赛时的气氛。”

他只想当 NO.1
    文/英国《射门》杂志记者艾迪·凯利翻译/詹涓我们的编辑一脸坏笑找到我,“去采访文尼·琼斯怎么样?记得他是怎么对加斯科因的?别怕,只要离他远一点就行了。”就这样,我战战兢兢地来到了位于伦敦西部的片场,在那里,琼斯的新片《残酷机器》即将杀青。和所有的片场一样,这里满是各种零乱的摄影器材,快餐盒,这时,琼斯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懒洋洋地斜倚在草地上,对一个男演员伸出手说,“欢迎,小子,欢迎来监狱。”《残酷机器》是对1974年一部经典影片的改编(年轻的读者可以去问问你们的爸爸),这部电影已经拍摄了两个月,摄制的强度可以令琼斯回想起他的赛前训练,琼斯在休息时对我解释他的日程安排,“拍片子确实很好玩,可是也真的很辛苦,我每天早上5点半就得起床,最早晚上9点半才能回到家。你知道,我是个爱家的男人,我还得陪妻子孩子聊聊天,10点我上床,可是还没完,我得去记110页的台词。比当年踢球时这真是累多了,我的妻子坦妮娅进房间时,大多数时候发现我已经开始打呼噜了。她只好把我胸口的剧本拿开,给我关上灯。”这部电影仍然是一部以足球为主题的影片,然而和以前的足球电影不同的是,故事发生在一个监狱中,鲜血、眼泪和枪弹使得足球成了真正关乎生与死的战争,琼斯强调,《残酷机器》最大的卖点在于,这里面没有多少电影特技的成分,每一个传球、头球或者野蛮的铲球都是真实的,琼斯说,“你看到的我们的每一个身体接触都是真的,半数以上的演员是退役的职业球员,我们希望看到一场真正的足球比赛。电影里,唯一做出来的东西只不过是少数几个暴力镜头。如果你想看到类似《胜利大逃亡》那上面的特技,或者是贝利展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技巧,那你也许会失望了,我们强调的是真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电影更像是《角斗士》而不像《胜利大逃亡》。”琼斯说话的口吻已经很像是一个职业演员,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在《残酷机器》里,琼斯第一次出任主角。对于从影3年多的他来说,这对他也许意味着质上的飞跃,意味着他向好莱坞又走近了一步。也许这个问题琼斯已经回答过无数次了,当问到他觉得绿茵场和水银灯下的生活有什么类似之处时,琼斯回答得很快,“也许可以这样说,你永远不能指望一踢球,就能进入最高级别,比如17岁时一出道就进曼联,就像是走钢丝绳,你得一步步往上爬,从候补慢慢进入一线队,最后也许会成为队长。而拍电影也是一样,在《两杆大烟枪》里我的戏份很少,可我在慢慢学习新东西,慢慢成为 NO.1。”曾经有球员这样评价琼斯,“他是个充满侵略性的人,你唯一希望的就是琼斯与你是一个队的,这样你才能幸免于难,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了,只能存活几个人,我相信琼斯肯定会是其中的一个。”可在进入了电影业后,琼斯却被同行赞美,执导《残酷机器》的斯科尔尼克这样说琼斯,“我一直是个利兹球迷,当年就非常喜欢琼斯,和琼斯工作是一种享受,他表演和踢球一样,始终想成为最好的。”

白脸:他只是一杆烟枪
    文/王尔冈
  盖伊·里奇喜欢用文尼·琼斯,就好像昆丁·塔伦蒂诺喜欢用蒂姆·罗斯。一个导演可能使用很多演员,但很难说这个导演真的喜欢其中的多少个。
    在里奇和塔伦蒂诺的早期作品里,演员至少可以分成两类,第一类很容易辨认,就是《坑蒙拐骗》里的布拉德·彼特和《低俗小说》里的约翰·屈伏塔,而促成他们出现在影片里的原因则不太容易说清楚,也许是导演希望利用他们的经验或者名气,也许是他们特别欣赏这些导演的个人风格,虽然他们大都会对媒体解释参演的原因,但这些作为宣传手段都难辨真假,真相依然埋藏在电影圈最隐密的深处。不能据此否定他们的表现,事实上他们跟电影本身风格的配合都恰到好处,可以确认的仅仅是这种恰到好处并非本来如此。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第二类,《坑蒙拐骗》里的文尼·琼斯和《低俗小说》里的蒂姆·罗斯。导演对他们的喜爱简直露骨,但未必会对他们在电影里的“再创作”寄予多大希望,甚至可能会抗拒他们带来的任何意外惊喜,因为这些演员对电影的适合程度是在拍摄前就被确信无疑的,换言之,是由他们的外形、气质、性格甚至口音决定的,他们好像拼图中缺少的一块,只要自然而然地被塞进去就好了。
    以文尼·琼斯为例,在他尚显得短暂的演员生涯里,最重要的两部作品都是跟盖伊·里奇合作。观众不妨想象,盖伊·里奇在准备拍摄较早的《两杆大烟枪》时需要一个身材魁梧、相貌凶悍、有着地道英国口音的恶棍,琼斯一出现就完美地填补了空缺,甚至可能让里奇在心里喊出“就是他”来。这类角色在里奇和塔伦蒂诺的作品里用量都非常大,而且解决之道都是从外表、气质着手,作为演员的技术含量无需太高。
    之所以不断用昆丁·塔伦蒂诺跟盖伊·里奇作比,皆因乍一眼看去,后者的作品都有模仿前者之嫌。同样在玩弄镜头技巧,人物都取了傻里傻气的外号,片中的道德准则都一塌糊涂,故事情节都是关于简单的犯罪活动如何在实施过程中出了问题、引起不受控制的大混乱:《两杆大烟枪》是关于赌博骗局引出的抢劫和绑架,《坑蒙拐骗》则交错着钻石劫案和非法拳赛。用三个字可以简洁概括这些电影的主题:黑吃黑。而文尼·琼斯的形象成功地为电影定下了基调,更何况真实的他曾经在足球界以粗野强悍著称。对里奇而言,更重要的是他来自英国,能够操地道的伦敦腔——口音和俚语、俗语是里奇作品里最鲜明的烙印之一。说了“乍一看”,你大概认为接下来就要说“再一看”了吧?但是任何电影都不应该把观众的“再一看”当成天经地义。都知道生活中的“第二次机会”多么难得,谁说导演就应该有特权?
    再来最后一次对比,公平也好不公平也好,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在其他导演的作品里,蒂姆·罗斯的角色类型总是跟他为塔伦蒂诺演的那些差别很大,例如从《低俗小说》到《1900的传奇》(又译《海上钢琴师》),他就从匪徒摇身一变成了钢琴师。而文尼·琼斯是否能扮演不同类型角色就令人怀疑,这当然不是贬低他,电影好看就行了,谁在乎他在演别人还是演自己。他跟里奇的主要贡献差不多,都是让人们认识到英国电影并非只能改编自简·奥斯汀的小说。

红脸:他一路坑蒙拐骗
    文/王晓春如果我在街头看见这个男人,我会在第一时间里远远地避开他。这并非因为害怕他所扮演过的那些角色,而是出于一种纯生物性的趋利避害本能。我们和我们远古时候的祖先一样,总是直觉地避开那些阴冷的、陌生的、充满陌生感和敌意的事物,例如鳄鱼、蝰蛇、毒藤、沼泽,还有文尼·琼斯。他的脸形是那样一种凸凹不平的类型,像凝结后的火山岩,有经验的摄影师在拍摄这样一张脸的特写的时候会使用侧硬光,让每一条皱纹和线条都黑白分明起来,并且开口说话———当文尼·琼斯还在温布尔登中踢防守后卫的时候,对手的前锋们经常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张脸。他的左右脸颊和下巴上各有一块突起的肌肉,这些肌肉把他的脸变成一张类似中生代三角龙那样的怪面。很少有人喜欢他:对手们不喜欢他,因为他的凶狠铲断随时可能毁了他们那价值万金的腿;裁判们不喜欢他,因此文尼·琼斯收到的红黄牌可以按“打”计算;俱乐部不喜欢他,因为他不仅经常惹事,而且还居然一心二用,在1998年拍摄了一部电影《两杆大烟枪》———他1999年才退役。可是观众慢慢地喜欢起他来了,虽然他在《两杆大烟枪》中的戏份并不很多,大部分时间都以一个黑口黑面的打手身份闯来闯去,而且那张脸还是那样难看,尤其是在大银幕上被放大到十几倍之后,简直活脱脱一个万圣节的面具。但是当这张脸在银幕上演绎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我们开始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当他苦口婆心但却毫无效果地教导儿子遵守语言卫生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他的温情;当他为了救儿子而驱车撞向另一辆车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他的聪明和勇毅。虽然影片最后的情节设置有些牵强,文尼·琼斯似乎没有百分之百的理由要把那本杂志送给那四个小哥们儿指点迷津——那当然了,从导演盖伊·里奇的立场出发,这一场戏是必不可少的,否则那个被他引以为荣的、非常酷的结尾就无从开始。
    无论如何,当整部电影结束的时候,当所有这场游戏的参与者都在命运的漩涡里浮沉、挣扎、死去、幸存的时候,你会发现文尼·琼斯扮演的大克里斯竟然是受命运摆布最小的一个,他从始至终是自主的———因此他最后得到的报酬也最大(我几乎感到那时候所有的聚光灯都突然打在他的身上了)。我不知道盖瑞·里奇设置这样一个角色是否有某种隐含的意味,但我想文尼·琼斯无论就任何一个方面而言都没有让他失望。
    然后他的电影生涯就开始了,那张脸成了他的标签,使他很难再去涉足其他的角色。在《疾速60秒》里他扮演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不过
 B BC却评论他在这部影片中“找到了射门的感觉”;然后盖伊·里奇又来找他了,邀请他在新片《坑蒙拐骗》里扮演把弹头镀上金充当假牙的“子弹牙”托尼。先后为《两杆大烟枪》和《坑蒙拐骗》担当制片的马修·沃根这样评论他:“我非常喜欢让文尼扮演暴徒,他是个天生的演员。我不知道他的水平是否还能提高,因为我认为他已经没有提高的余地了。文尼可以表现得非常凶狠可恶,他的演技很好,他是一位很好的演员,在两部影片中都达到了自己的最高水平,这简直太了不起了。”
    其实文尼·琼斯的最高水平究竟是什么,现在说来恐怕还言之过早哩。因为盖伊·里奇是那样一种个性化极强的导演,在这一类导演的手下,演员们通常很难越出他所设定的界限,挖掘出更大潜能。相比之下有些机会也许更诱人:皮尔斯·布鲁斯南不日将拍摄他最后一部《007》系列,詹姆斯·邦德的枪接下来交给谁?尽管罗素·克洛和罗宾·威廉姆斯的呼声要更高一些,但据传文尼·琼斯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如果银幕上真的有一天出现这样一位007,请你不要吃惊。比起绯闻不断的罗素·克洛,也许我更容易接受这样一个外表冷漠内心狂热的汉子。至少他没有染上电影明星通常的那种离婚的习惯,至少他与自己的初恋爱人已届七年之痒仍未爆出花边新闻。曾经有一位也叫文尼·琼斯的脱衣舞男用这个名字注册了一个色情网站,他听说后气得要命,花了六位数的价钱把那个网站买了下来,然后立马关掉———至少他比另外一些明星更懂得爱惜羽毛。虽然他在银幕上一路走来,一路坑蒙拐骗。


编辑:黄治军

 
作者:詹涓    来源:南方体育    【我要发言】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编辑信箱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