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体育  娱乐  科教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健康生活  English  南方社区
南方网首页 > 体育 > 体育篮球 > 篮球推荐
足球王国风雨飘摇 2001国际足坛大事记
http://www.southcn.com/sports   2001-12-27 14:00:18   体育沙龙
 

  随着季节的轮回,时间的脚步即将跨入另一个新年。2001年的国际足坛没有世界杯,没有奥运会,但有些事、有些人将会伴随着2001年的风风雨雨,长久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足球王国风雨飘摇

  摇摆在艺术足球与功利足球之间,巴西队在2001年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磨难。

 
  输球成了足球王国2001年的主题。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巴西队先后输给巴拉圭、智利、厄瓜多尔、乌拉圭、阿根廷和玻利维亚等6支球队。在联合会杯赛上,巴西队输给法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在美洲杯赛中,巴西甚至被墨西哥队和洪都拉斯队击溃。在国际足联世界排名中,连续7年稳居榜首的巴西队被法国队和阿根廷队超越。昔日桑巴舞者的轻灵身影在现代足球技术与战术越来越密切结合的年代迷失了自己的脚步和节奏。

  在一连串黑色的失败面前,巴西人努力地寻求改变,曾经把获得世界杯亚军视为耻辱的巴西人在2001年为了一张世界杯的门票而苦苦挣扎,他们不惜在一年中3次更换球队的主教练。在世界杯南美区最后一轮出线的结果使巴西足球勉强维持了自己的颜面。巴西人不妨仔细观察自己的对手:现在的法国队、阿根廷队、英格兰队在技战术风格上与5年前、10年前有着明显的不同,就连厄瓜多尔、巴拉圭、洪都拉斯队也发生了显而易见的变化。而与巴西队一样墨守成规的德国队、荷兰队都成了世界杯预选赛中步履蹒跚的苦行僧。在艺术足球与功利足球之间不再有一条简单的界线,每支球队都需要在发挥自身技术特长的前提下,以适应变革的战术将足球的个体与整体有机结合,在比赛中起到扬长避短的作用。

  世易时移,贝利时代早已成为历史,巴西足球需要的是与时俱进的变革。查尔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的一句名言或许能给巴西足球的未来提供某种启示:能够生存的物种并不是最强或是最机智的,而是那些最能适应变化的种类。

  荷兰悲情出局

  继去年的欧洲锦标赛之后,“无冕之王”荷兰队再次扮演了世界大赛中的悲剧角色。荷兰(Netherland)这个国名的英文原意是:低洼之地。作为海拔高度低于海平面的国家,荷兰人曾有过填海造田的勇气和利用风车获取能源的想象力。也许是国土面积狭小的缘故,虽然率先发起“全攻全守”风暴的荷兰足球不断在比赛中演绎着他们美轮美奂的想象力,但他们始终缺少一种足坛王者纵横捭阖的霸气。

  西方有一部名为《海上钢琴师》的音乐传奇电影,讲的是豪华邮轮上的一名弃婴在长大成人后展现出超凡脱俗的钢琴天赋,他成为一名技艺超群的海上钢琴师。由于过于习惯在船上的生活,他始终都不愿意跨上陆地向更多的人展示他的才华。当这艘邮轮被爆破拆毁时,这名钢琴师宁愿选择在钢琴声中与轮船一同被毁灭。在2001年,荷兰足球扮演了与那位钢琴师一样的角色,他们能够在绿茵场上发起海潮般汹涌彭湃的进攻,但脆弱的心理素质使他们始终没能在对方禁区内成为命运的主人。没有了带球神出鬼没的克鲁伊夫、没有了射门感觉无以伦比的范巴斯滕、没有了意志坚定的里杰卡尔德和科曼,甚至也没有了主罚点球从不失手的内斯肯斯,荷兰队仍像电影中的海上钢琴师一样沉迷于原有的旋律中,最终让全世界球迷为他们过早告别世界杯深感惋惜。

  荷兰足球需要一种把激情和效率融合起来的变革。足球毕竟是竞技比赛,当荷兰人在球场上的表演像海浪那样激情四溢时,比赛的结果却经常像大西洋上的天气那样反复无常。

  中国进军世界杯

  等了44年,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进军世界杯像个难以抗拒的诱惑强烈地吸引着亿万中国球迷。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一代代足球健儿奋斗不息。从1957年戴麟经率队第一次尝试开始,中国足球在世界杯的大门外经历了六次轮回。2001年10月7日,中国人终于通过不懈的努力迎来了胜利的时刻。

  在中国队经历了1985年的5·19失利之后,有人怀疑能不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中国男足冲进世界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用一种看似轻松调侃的态度,用网式足球的训练手段,用快乐足球的理念和“态度决定一切”的信条,将中国队顺利地带进了世界杯决赛圈。当中国队在沈阳五里河球场以1比0战胜阿曼队,最终获得出线权之时,人们突然发觉这次胜利竟然来得“如此随便”,没有想像中的大悲大喜,没有走“华山一条路”的艰难曲折,中国队就在亚洲十强赛中提前两轮宣告出线。中国足球在2001年不仅历史性地赢得了世界杯出线权,还赢得了一笔无形的财富:自信。

  还有……

  2001年留在人们记忆中的事件还有:

  布拉特渡过信任危机

  6月13日和7月6日,国际足联在瑞士苏黎世和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了两次不同寻常的执委会。在多年的合作伙伴ISL公司破产,导致国际足联5600万瑞士法郎的经济损失后,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成功地以分化瓦解的手段击退了欧洲足联主席约翰森发起的不信任投票的动议。

  齐达内创造世纪身价

  7月9日,法国球星齐达内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转会球员,他与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签定了4年合同,正式从意甲尤文图斯加盟皇马,他的转会费高达6450万美元,打破了此前葡萄牙球星菲戈保持的5610万美元的转会费世界纪录。在齐达内天价转会的效应下,其他欧洲著名球星的转会身价也水涨船高。

  马拉多纳正式退役

  11月14日,阿根廷足坛的一代巨星马拉多纳在他曾经效力过的博卡青年队主场举行了一场告别纪念赛,马拉多纳的退役宣告了世界足坛一个传奇的终结。美中不足的是,阿根廷足协准备为马拉多纳封存10号球衣的动议没有被国际足联批准。

  老红魔重新崛起

  拜仁慕尼黑队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德甲联赛冠军和丰田杯赛冠军,实现“三冠王”的成就。利物浦队夺得英格兰联赛杯、足总杯、慈善盾杯、以及欧洲联盟杯、欧洲超级杯5项冠军。这两支在传统上首选红色球衣的老牌强队在经历了多年的沉寂之后,重新登上欧洲足坛的颠峰。

  足球暴力血色记忆

  战争的年代人类渴望和平,和平的年代人类期盼竞争。绿茵场本是和平年代人类体现公平竞争的舞台,但发生在绿茵场上的悲剧也将我们的悲情渲染到了极点。

  2001年对于非洲足球来说并不都是美好的回忆。数起骇人听闻的足球惨剧使球迷血染球场。4月16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埃利斯球场,由于组织者超量售票,观众人数远远超过了体育场的最大容量,比赛场内外的人群由于过分拥挤导致互相踩踏,引发了47人丧生、160多人受伤的人间惨剧。4月16日成为南非足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4月29日,民主刚果布姆巴什球场惨案,49人死51人伤;5月6日,科特迪瓦阿比让球场惨案导致1死39伤;同一天伊朗穆塔奇球场顶棚坍塌,7人死284人受伤。5月9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国家体育场,由于现场警察滥用催泪瓦斯,引发球迷骚乱,造成12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短短30天内就有超过200名球迷丧生,他们仅仅是为了看球。

  在另一块大陆上,美洲杯主办国哥伦比亚不断受到暴力袭击和恐吓。大赛组委会副主席梅吉亚·卡普萨诺突然遭到绑架的事件险些使这次原定在7月11日开幕的大赛流产,最后因为巴西环球电视台已经购买了转播权,比赛在军警、军犬和军事战备的紧张状态下如期举行。这些不幸的事件提醒人们,有些人类的渣滓总是蓄意要把球场变成战场,有些国家的政府在组织足球比赛时没有履行最起码的社会管理职能。

  足球暴力反映出这个世界的阴暗面。

  兴奋剂困扰欧洲足坛

  从5月到12月,欧洲足坛笼罩在兴奋剂的丑闻中。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诺龙”的包括荷兰的戴维斯、斯塔姆和弗兰克·德波尔,葡萄牙的库托,西班牙的瓜迪奥拉等欧洲大牌球星。

  足球先生成对台戏

  12月18日,利物浦和英格兰队前锋欧文在《法国足球》杂志进行的媒体记者投票中被评为2001年度“欧洲足球先生”。刚满22岁的欧文成为自基冈1979年当选以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英格兰球员。欧文还被英国《世界足球》杂志以球迷投票的方式评为年度“世界最佳球员”。12月17日,国际足联以教练员投票的方式将葡萄牙球星菲戈评为2001年“世界足球先生”。

 
编辑:黄治军

 
作者:    来源:    【我要发言】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编辑信箱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