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体育>体育新闻

18岁的“中国莎娃”王欣瑜:我的大目标就是赢得大满贯冠军!

2020-08-04 08:30 来源:南方都市报 汪雅云

  8月3日,意大利巴勒莫女子网球公开赛将开拍,巡回赛正式重启。但7月24日,国际女子网球联合会(WTA)正式对外宣布,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原定的所有中国内地7站比赛都被取消,也就是说整个2020年将不会再有中国赛季。

  正在深圳家中进行康复训练的王欣瑜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消息,事实上自今年3月中旬国际网坛因疫情停摆以来,亲历过赛事被临时叫停不得不辗转回国的她已经对这样的结果做好了心理准备。

  从昔日大满贯青少年赛的双打冠军,到国内闯入大满贯正赛的00后第一人,王欣瑜早已明白职业球员的晋级道路就是在克服一个又一个挫折,而疫情只是计划之外的另一种挫折。所以即便眼下的行程被全盘打乱,才18岁的她还有足够时间去成长,笑对暂时的困境,是为了将来更坚定地去追逐大满贯冠军梦想。

  突发 临开赛前,比赛取消了

  今年春节前,疫情刚刚在国内暴发时,王欣瑜正在墨尔本参加2020年的第一个大满贯赛事——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虽然她很可惜地在资格赛里倒在了最后一轮,但在所有人看来,当时只是赛季之始,留给这个18岁姑娘的时间还很长。

  所以离开澳网后,王欣瑜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先去泰国华欣打了WTA泰国公开赛,又前往日本京都参加了ITF的一个巡回赛,然后便飞往美国,准备在那里呆上6周,其间要参加两个WTA高级别的赛事,即3月中旬的印第安维尔斯皇冠赛和下旬的迈阿密公开赛。

  可是就在她和团队一行已经抵达印第安维尔斯,正在备战之时,坏消息传来了。“我记得就在我们大家都等着赛程安排出来的前一晚,组织者突然就跟我们说,比赛全部取消了,所有人当时都蒙了。”王欣瑜说,因为之前国内疫情形势严峻时,她基本都在外打巡回赛,所以感触不是特别多,而印第安维尔斯皇冠赛的突然取消,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病毒离她越来越近,一种不妙的预感逐渐产生。

  果然,在美国的一所网球学校里又训练了数日后,迈阿密公开赛那边也传来了赛事取消的讯息,当时欧洲的所有女子赛事也全部处于停摆中,王欣瑜的参赛计划完全被打乱。

  “我们本来打算今年是要打26个比赛的,结果可能1/4都没打到,一切就变了。”王欣瑜的父亲、中国女网国家队前教练王鹏告诉记者。在和团队商量后,王欣瑜和爸爸决定与两位欧洲外教暂时分道扬镳,各自回家静观其变,再为日后做打算,于是两位外教一个回塞尔维亚,一个回克罗地亚,而王欣瑜和爸爸则踏上了辗转回国的旅途。

  应对

  一路辗转,终于回国

  当时从佛罗里达州回深圳的机票已经买不到直飞的了,所以他们先是从坦帕飞到了洛杉矶,又买了洛杉矶飞青岛的票,最后从青岛飞回深圳。

  旅途过程是辛苦又特殊的,因为考虑到疫情飞行,王欣瑜和爸爸都准备好了口罩、洗手液等防疫物资,但他们发现在美国国内那段飞行里,当地人是完全不戴口罩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措施去防疫,看得人难免心慌。而到了洛杉矶机场,遇到了许多回国的同胞,就个个都全方位防护,不仅都戴着N95的口罩,还有一些披上了雨衣,戴着一次性手套、防护镜等等。“这一看立刻感觉安心多了。”王欣瑜笑言。

  就这样,王家父女飞到了青岛,原以为要回深圳进行隔离的他们,在抵达后才知道新出的政策是所有境外归来的人员都是就地隔离14天。于是王欣瑜在青岛过上了隔离生活。她说那是一段“特别有规律”的日子,因为无法出门,自然不可能训练,好在她一直随身有带一些简单的健身器材,就在酒店房间里自己做体能练习和瑜伽,其他时候就是看看书、追追剧,还拍了两段vlog放在社交媒体上与粉丝分享。

  “心态一直挺平和的。”她说。“以前总是在为着下一站比赛做准备的生活状态里,哪怕是冬天休赛期时,也会惦记着明年的比赛要怎么打呀这些事情,但现在有一段时间可以让我暂时不用去想比赛的事了,感觉一下可以轻松不少,所以心情一直是比较平静的。”

  调整

  无赛可打的日子,先保证训练

  然而王欣瑜的轻松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WTA一次又一次宣布延长旗下所有赛事的停摆期、法网被改到下半年、温网直接宣布取消、美网说是如期举行却也不被看好,加上国内的赛事也都迟迟无法落地,王欣瑜开始有点焦虑了。“就是很想去打比赛。”她说。哪怕回到深圳后,她每天都有去训练,但和正式比赛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何况正处于上升期的她原本对今年这个赛季是抱有很多期待的,一下子无赛可打的现实让她不得不对现状进行重新调整。

  首先在训练安排上,王欣瑜的训练时间还和从前差不多,上午或者下午在深圳网球中心的场地里进行。除了户外训练,还会包括室内的体能训练,只是此前已经跟了她三年的外籍体能教练至今都无法来中国与其会合,所以她只能根据外教发过来的资料自己练。“他们发了我很多训练资料,但还是跟他们人在时,有人指导的感觉不一样。”王欣瑜说。“比如说我如果有些动作做得不对,外教在就可以当场纠正指出,现在只能拍视频给他们看,不太方便。”

  而在场地有球训练里,王欣瑜除了常规练习外,也增加了一些以前比较少时间去做的项目,比如发球上网、胯下击球等,以丰富自己的“武器库”。这期间她还从深圳到广州,与国家队成员朱琳、郑赛赛等好友打过交流赛,只可惜那次比赛后她的手腕出现了一些伤病,所以又去南京做了治疗。目前回到深圳的训练也是以康复为主,也因此暂时无法参加8月1日在云南开始的中国巡回赛,复出日期还未确定。

  至于国际赛事,王欣瑜透露WTA方面这几个月倒是经常召开球员们的线上会议,通报一些重启的最新进展以及关于积分排名的保护措施,同时还会推出一些给球员们学习的线上课程,包括疗伤、心理等等。但说到8月3日重启赛事,其实大部分球员还是不太看好的,尤其是在美国举行的比赛,包括美网,以当地眼下疫情形势来看,即便能如期开赛,很多球员恐怕都不会到场参赛了。而王欣瑜等中国球员也都可能缺席。“现在去国外打比赛还是困难比较大。”王爸爸告诉记者。“签证啊、航班啊都不好弄,而且去了要隔离,打完了回来可能又有很多限制,我们暂时就先不出去比赛了。”

  适应

  学车+读书,丰富场外“技能包”

  没有比赛可打,球员的收入自然下降了,尤其是职业网坛基本都是靠参赛奖金作为主要收入。好在作为国家队成员,王欣瑜和其他中国女网队员一样,哪怕收入少了基本训练还是有保障的,场地设施等在深圳当地都有网协支持,不像国外某些职业球员没有了比赛收入,还需要兼职赚钱来维持训练经费。王爸爸也不想王欣瑜太多去考虑经济方面的问题,“她还小,经济因素不是目前需要她去想的事,”王鹏说,“我们希望她就专心打好球,提高自己水平。”

  但长期只训练,却没有比赛打,对于运动员来说难免是枯燥甚至烦躁的,尤其是王欣瑜原本这赛季的个人目标是要冲击前100。她现在的WTA单打排名是第140位,如果能够进入前100,那么以后参加大满贯比赛都可以不用打资格赛了,所以实现这个小目标对她来说很有意义。可如今的现实使得今年要实现目标似乎已是不可能的任务,好在一来王欣瑜还很年轻,将来还能有机会继续去冲击目标,二来她一直都性格比较乐观,自我调节能力比较强。在家的这段日子,王欣瑜就不断用“去做别的事情”这样的方式,来缓解无球可打的焦虑。

  “我过去几个月有在学车,想要趁今年考个驾照。”她所做的“别的事情”之一便是学车,“现在已经考过科目三了!”另外做得很多的事情是看书,王欣瑜很喜欢看书,特别是捧着纸质书在手上阅读的感觉,但过去在巡回赛旅行中是不方便带着一堆书籍到处走的。如今在家时间长了,她可以囤不少书来看,“最近在看的就是庆山写的《莲花》,”王欣瑜向记者推荐道,“我比较喜欢看散文类的书,喜欢优美的文字。”

  而作为上海财经大学的大一学生,王欣瑜也在学习工商管理专业的相关知识。只是之前因为要打比赛,如今又碰上疫情,自去年入学以来她只在上海亲身体验过一周的大学生活,其他时候都是靠线上学习。尽管这门专业学起来有些偏理科,但王欣瑜觉得长远来看,掌握一些金融方面的知识,对于自己还是会有帮助的。

  展望

  爱漂亮,更爱大满贯冠军

  事实上也许职业球员的身份会让王欣瑜比她的同龄人见识和经历更丰富,但大部分私下的时间里,这个18岁的姑娘和所有少女一样喜欢美食、喜欢时尚、喜欢在社交媒体上晒自拍,还有喜欢的明星(刘亦菲和刘雯)……比如她很爱喝咖啡,深圳眼下又特别时兴精品咖啡馆,于是她笑称自己把深圳大大小小所有网红咖啡馆几乎都喝遍了,最近喝到了一款有红豆沙口感的咖啡,还极力向粉丝推荐了一下。

  另外,她的微博上还有很多自己的照片,有的是自拍,更多则是来自“专职摄影师”王爸爸之手。“我就摆好姿势,然后让我爸拿手机一顿连拍,等他拍完我再从三四十张图片里挑角度光线都好的,修一修发出来。”王欣瑜说,而几乎每张照片下面都会有粉丝留言,其中最多的是夸她“好漂亮”。

  早在三年前,16岁的王欣瑜因为成为国内首位拿到大满贯正赛外卡的00后球员而声名鹊起,当时除了辉煌的青少年比赛战绩外,她给外界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清丽的五官加高挑的身材,一下就令人想起了她的偶像、俄罗斯巨星莎拉波娃年轻时的模样。所以自那时起,就有媒体美誉王欣瑜为“中国莎娃”,而拍她的比赛也是摄影师们的最爱。一位曾去珠海站采访的摄影记者就告诉记者,王欣瑜哪个角度拍出来都很好看,“很有明星味儿”。

  不过王欣瑜觉得自己还算不上什么明星,至少在深圳的街头都从没被球迷认出来过。只是慢慢参加大赛的机会越来越多,她的媒体曝光度也越来越高。作为一个有着爱美之心的女孩,王欣瑜也跟着她在社交媒体上关注的美妆博主、时尚博主等,自学了化妆和服饰搭配等技巧,以保持在公众面前亮相时,能给人一个好印象。

  “我觉得主要还是一个礼节,比如很多比赛会搞赛前的球员晚会,大家都穿得比较正式,你如果披头散发穿个运动服就去了,感觉就有点失礼了。”至于比赛时,王欣瑜就不会特意去化妆什么的了,最多涂些防晒霜,毕竟在场上青春和活力就是最好的妆容,而且她偷偷告诉记者,她属于“晒不黑的那种肤质,每次晒了回去养两天就又白了”。

  而看到舆论上常常给她冠以“美少女球员”的称谓,王欣瑜还是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点是后面两个字,“我非常感谢有球迷喜欢我、支持我,有时我也会在网上跟他们互动一下,回复他们的留言什么的,但我更高兴的是大家对我球员身份的认可,所以我更希望自己将来能够通过越来越多地赢得比赛去给粉丝带来喜悦。”在她眼里,最大的喜悦无疑是一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所以她也毫不掩饰地直言:“我的大目标就是能够赢得大满贯冠军!”

  这确实是个宏大的目标,但对于一个18岁的少女来说,她的世界本就充满了期待和可能。哪怕是恼人的疫情,也终究只会是她成长道路上一段暂时的经历,等到重新出发时,这朵来自南方的小花又会再次向阳而生,等待怒放的时刻。

  南都记者 汪雅云

编辑: 陈伟峰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